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6

2009.08.27 *Thu
今天的更新。
翻到一半過去把碟子找出來聽,結果發現還是小説渉及到的細節多……
啊啊如果自己身邊也有這麼一個人就好了。
如果也有這樣老實又悶騷卻温柔的人在就好了。

>>今天稍微看了一下ステラ・コンサート1。
谷山和イトケン出場部份以及岡田さん的鋼琴曲是重點。
CRESCONDO鋼琴+小提琴合奏大萌……!
為什麼沒有唱FATE而是唱了セレックションCD裡的兩首……
蓮的月の破片還好,梁的那首太陽真悲哀嗚呼呼 ←稱呼變了
室屋さん技術很贊,但是被蓮的選曲所限制(偏技術性)所以不太受我愛…
依田さん(衛藤擔當)的那段showpiece卡門幻想曲不是也技術性藝術性兼得嗎…
而且總感覺室屋さん會比依田さん發揮的更好-w-
岡田さん的選曲太贊了!全名曲!還有那首我百聽不厭的超絶技巧練習曲嗚呼呼
順説有哪位來TK的孩子能找到薩拉薩蒂的卡門幻想曲OP.25的完整版
(因為曲子本身有4樂章,現在網路上流傳的3分版絶對不是我要的)
請聯絡我ORZ……都把自家的古典音樂藏貨CD翻出來了還沒找到ORZ
演奏者不限,w如果大家都覺得穆特那版最好的話我也沒辦法……
雖説穆特那版四季,我怎麼也沒聽出她用松脂用的多高明囧
換弦的時候我老感覺她硬過頭了ORZ
雖然我沒有練過小提琴只學了點民族弦樂器,但是換弦的流暢度這點是共通的啊囧

順便韓爾作曲的《水上音樂~アレグロ・デチーソ~》也求一下(去死

廢話説完,依然是點【続きを読む】看全文。



===============================
「好慢啊。用不用我再去説一回?」
這個時間店周圍的醫院都全部結束了門診。余村只有緊急送到接受夜間急救診療的綜合醫院去這一種選擇。説是緊急送去、當然也不會讓病人跑去醫院。不論是叫來計程車還是扶著走路會不穩當地搖晃著的余村的人都是長谷部。
在已經熄了一半燈的等待室里還有幾個病人。光掛號就花了不少時間,一時半會也沒有被叫去的跡象。
「沒關係啦。而且説不定還有病情更重的病人也在等待呢。這樣待著就已經舒服多了」
余村在長谷部的勸説下,在等待室中設的長椅子上躺下了,用自己的短大衣蓋住身體。衣服是長谷部在離開店之前從儲物櫃里拿出來的,而長谷部本人卻因為太急了,還保持著白襯衫和夾克衫的工作裝束。
「果然還是應該叫救護車吧。我也聽説了那樣的話也會更快開始治療的樣子」
「不用那麼興師動眾啦。只是感冒而已」
「你的熱度已經高到失去意識了喔!?」
余村因為這突然而來的嚴聲音嚇了一跳。等待室周圍的人們也注意到這邊,將視線移了過來。
「啊、對不起、我不由得就…」
長谷部道了歉。
余村並沒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他一直在聽這個甚至忘記換衣服就跑出來的男人的『聲音』。在朦朧的頭腦裡迴響著的,因為擔心而慌亂的男人的『聲音』。
「余村先生、你沒事吧?」
『余村先生那麼認真,肯定工作得很辛苦吧。聖誕節也是、明明那麼冷卻還是配發傳單直到關店時間』
因為高熱而使判斷力變低了。在他聽來普通的對話和『聲音』已經混雜到一塊了。
「沒有那種事啦。還不到你的層次吧」
「誒?」
「啊、不是…」
不自覺地回答了他的『聲音』。
「對不起、應該不會沒事吧。不聯絡什麼人可以嗎?比如家裡人之類的…」
余村活動了一下沉重的身體。為了不把長谷部説出來的話和『聲音』搞混,他在狹窄的長椅子上轉了一個身,看著男人嘴唇的動作。
「這麼説來、你有説過母親是護士吧?」
「啊…但是已經不住在一起了,家裡也沒有人。不論是寵物還是戀人。再説我也不是患了風寒也有必要聯絡家人的年齡了啊」
母親的確是護士,但是已經幾年未見了。在本來就有疏遠的意思時,三年前開始聽得見『聲音』之後就開始更努力地避開她了。躲在家裡一天天磨磨蹭蹭地過日子的那段時間裡、一旦母親打來電話余村就用“工作很忙”為理由堵回去了。
雙親在余村小學時就離婚了。兩人為了自己的撫養權應該歸屬誰這一點爭執了許久,最後是母親得到了這權利。
之後快要過了一年、余村偶然聽到了一句話。
『因為我是母親嘛、沒法説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啊』
母親對著電話這麼説道。
那是距離中學的入學式還有幾天的春日下午。温暖的風從敞開的玄關門吹進家裡的走廊,包圍了呆站在客廳入口處的余村。
半年之後、母親和似乎是當時打電話的對象的男人再婚了、男人為了成為余村的父親而努力著,和母親的關係也自然沒有變壞,但是余村在心底總是在疑惑著。
看著對自己笑臉相迎的母親時、他會想。
這個人真的在笑嗎之類的。
余村在想。從那個春日開始,直到離開家裡之前一直在想著。
要是能明白人的心就好了。
如果那個願望就是讓余村聽得見『聲音』的起因,那也太晚了。從那以後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莫非是因為世界上人口太多了,就算要實現願望也要按照順序來,只等待了十年已經很快了嗎。
而且開始明白人心時、害怕得沒可能想起去和家人見面。人類的心這種東西,當然是永遠不瞭解要更好。
「長谷部君…不好意思啊、讓你陪我來做這種事」
在醫院響起的『聲音』大部份都不是什麼好聲音。疼痛、苦楚。畢竟都是發覺有什麼地方不適才來醫院的,所以也理所當然。坐在旁邊的長谷部的存在、對余村來説簡直是救贖。
就像沒有形状的牆壁。長谷部的『聲音』把周圍都遮斷了。
「這是回禮」
「誒?」
「因為我從余村先生這裡得到了藥」
男人簡短地回答説。就像是要補足話語的不足,聽見了變成『聲音』的思維。
只是這樣而已。只是這樣一件事、就變成開端開始對自己抱有了興趣。
「我那時很高興。余村先生能注意到我。果然能被人關心到會覺得很高興啊」
抬頭看著的長谷部的側臉,因為高興而緩和了下來。
雖然這件事讓一直無表情地板著臉的男人甚至能微笑起來,自己卻什麼也沒做。並不是温柔,也不是擔心他,只是聽到了『聲音』罷了。
「余村先生剛才雖然説自己已經不是有必要聯絡的年齡了…但是被關心這一點和年齡是沒有關係的」
「是這樣嗎…也對啊、有你在這裡我安心多了」
「這只是報恩而已。能幫上忙就最好了」
「…謝謝你。不過明明你工作完也很累了還讓你陪我,果然還是不太好意思啊。下次也給你什麼東西當謝禮好了。啊啊、對了你喜歡喝酒嗎?」
「喝酒?」
「年底的時候被送了太多所以有些困擾,你能領我這個情嗎?」
余村在撒謊。現在根本沒有人會把那種東西送給離開了公司、努力避開與人交往的自己。只是覺得要是説成是收到的東西的話、長谷部就會誠實地接受。禮物被特意誇大了分量的話會被討厭吧。
「酒倒是喝的…」
「怎麼了?是説有在禁酒嗎?」
「獨自一個人是…不會喝酒的。如果要回禮的話、可不可以下回一起去喝酒?」
不論是語言還是『聲音』都流露出長谷部的緊張感。
只不過是邀請一塊去喝酒。但卻是難以拒絶的邀請。心裡明白長谷部有多認真的余村也明白只有一種做法。
他不自覺地語塞了。在這期間,長谷部頭腦中的思考完全沒有停止,毫無保留地傳到余村的頭腦中。
是不是太不自然了。他在驚訝嗎。真希望他能快點回答我。好想知道他的回答是什麼。但是,不太想聽拒絶的回答。回答是——
似乎都要聽見長谷部心臟怦怦跳的聲音了。
「好啊」
等回過神來時、余村已經這麼回答了。只是這樣的回答、笨拙的男人的心就已經十分高興了。
突然聽見了護士的呼喚。
「余村先生?余村和明先生在嗎?」
「啊、是的」
終於輪到自己了。慌忙地想要站起來時、放在椅子上的手似乎碰到了擺在旁邊的什麼東西。
那是長谷部的指尖。觸感硬硬的,有骨節分明的感覺。抬頭看向男人時,望著這邊的男人因為驚訝而漲紅了臉。
他甚至感覺連相觸的指尖都開始變熱了。

待續
CATEGORY : 言ノ葉ノ花
COMMENT (0)  TRACKBACK (0)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青葉時雨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サリイ ( 写真素材:雨花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