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5

2009.08.26 *Wed
遵守約定來接續這本小説的連載翻譯坑了。
一切都遵循C留下來的格式,包括分類名,更新的日誌名。
甚至都有一種翻不好就對不起C對不起砂糖對不起這本小説的感覺。

——……但是你還會在意這本小説的翻譯進展嗎?苦笑。

C以前留下來的作品請見http://chikage4.blog5.fc2.com/blog-category-10.html
此次更新的全文共計用時約有3個小時,初翻加簡單校對。
因為雖然不很趕時間卻老有事情來打擾,所以質量不太能保證(去死
請各位願意看的孩子點【続きを読む】。



===================================================
一月七日是星期日。説是只要撐過了今天、明天開始余村就進入四日的連休了。早上起床的瞬間開始,就有一種『糟糕了』的感覺。
身體很沉。有點熱。雖然到昨天為止一直都感覺全身酸軟,現在感覺到的卻是差別很大的不適感。有熱度這點絶對沒錯。精疲力盡到連去測温都顯得多餘,所以便沒有去找體温計,為了讓自己安心只吃了市面上販賣的感冒藥之後就去上班了。
賣場很繁忙。就算沒有這樣,在電腦的售賣柜台四處拜託店員的客戸也很多。繁忙本身雖然不能算是痛苦的事情,但在頭腦恍惚的情況下當然難免不會犯錯。
「明明跟那位客人説過不要問我特價品是什麼了的説」
有一位售貨員在一組客人離開后,邊流露出怒意邊説道。這男人因為是利益至上主義者,所以很難得到老客戸的信,在銷售額沒有什麼好成績。
「既然帶了錢來、就沒有必要費這麼大力氣特意去挑便宜貨啊」
「不好意思、因為很希望機能能如顧客所願所以説明了一下」
「請你適當地改變一點這種地方好嗎」
直接把不滿説出來余村倒是不會介意,但是在間歇中亂入的色情感卻讓他憂鬱了起來。
『不過是銷售額不錯罷了也不要太得意了,不過是個契約社員而已。真是礙眼』
因為在發燒所以意識很散漫。沒有辦法維持著不去聽別人的『聲音』。就像最初那樣,所有人的思想都流到他這裡來。
對於身體會根據所聽到的『聲音』來回應客人細微的願望、自然地加銷售額的余村來説,這家店也微妙地糾纏著他。
之後那男人到自己身邊來時,依然用尖鋭的『聲音』責備著自己。在余村聽來店內相當的喧鬧。像要使店内混亂一般、各種人内心所隱藏著的感情交錯著,謊言、虚偽。不滿的怒氣。雖然不是針對自己,卻還是會低沉。人類的内心和外表為什麼有這麼大的差別呢。
如果為了能圓滿地經營社會生活這是必要的要素,那麼能聽見『聲音』這件事果然會自然地被認為是犯規的。只會加壓力,不會産生任何喜。
已經過了下午三點。余村等客人們都走光之後搖搖晃晃地向店的最裏面移動。
沒有食慾,只是想去裏面罷了。
只是一個勁地以後院為目標走在長長的走廊中,就會經過擺放著空調、洗衣機以及很受歡迎的水熱爐的賣場。
余村開始無意識地尋找長谷部。也許是想聽他的『聲音』。如果是對自己抱著好意的長谷部的『聲音』、自己應該能安心地聽下去。
長谷部雖然在但卻無法搭話。沒有注意到余村的視線的那個男人在接待著客人。
看起來是個主婦的精明的女性。長谷部攤開了好幾本商品目録,正在熱心地説明著。
他的午休肯定也會和往常一樣延後吧。
他是個在現在看來已經少有的、對工作很熱心的好青年。余村用因為發熱而發昏的頭腦想著,只是因為不太會説話所以在女性中評價不高,他的日子還真是不好過啊…什麼的。
在休息室休息了短短的十五分鐘,長谷部也沒有在這段時間内來這裡,等回去的時候再確認時發現他還在接待同一位顧客。
在這之後又漸漸地忙了起來,沒有時間再去考慮長谷部的事情了。連站起來都已經竭盡全力。撐過關店時間的時候,頭腦裡甚至朦朧地想著終於平安地撐過一天了。
稍微休息一下再回去吧。臨時休息用的休息室裡自然沒有用來躺的床或者長椅子這樣便利的東西,只能在常用的鋼管椅上坐下伏在桌上。
頭腦昏昏沉沉的。天花板因為在高架線上行駛的電車而搖晃著。在熱鬧的店內感覺不到的這一振動,麻酥酥地傳到身體里,使他産生了自己似乎也要和鐵軌一起被碾壓的錯覺。
好像快要四分五裂了——
「余村先生、你果然還在啊」
門開了。
「長谷部君…」
「出什麼事了嗎?大家差不多都回去了喔、莫非身體有不舒服?」
「啊我本來是打算要換衣服回去的、突然有點不舒服…你是…為什麼來這裡?」
這房間並沒有讓人在快下班前還特意繞道來的必要。實際上從余村突然跑來這裡之後已經過了很長時間,期間沒有一個人進來過。
『時間卡…』
聽見了『聲音』。好像是看了事務所出入口的時間卡。這麼説來明明工作已經結束了自己卻忘記去按章了。
他這麼恍惚地想著,長谷部突然很快地低了低頭。
「對不起、我自作主張地看了時間卡」
「誒…」
「因此覺得已經看不到余村先生了卻還沒有蓋章有些奇怪…因為余村先生一直在很奇怪地咳嗽、最初我還以為是早退了」
明明看過了別人的時間卡這種事,只要不説出來就絶對不會被知道的。
這個男人很誠實。因為這個只是單純因為擔心而尋找自己的男人,連沉到底的情緒都開始逐漸地上浮。
「能站得起來嗎?看起來店長他們也快要回去了,再不出去的話就糟了」
「啊、我剛才也在想非得出去不可了…」
也有在等人變少的成份在。
下班的時候更衣室里會擠進很多人,他不想聽到多餘的『聲音』。
余村站了起來。
「哇…」
他的確是打算直直地站起來的、卻不知為何看見牆壁上的挂歴歪得很害。
他想,真奇怪。啊啊視野在旋轉原來是這種感覺啊、他這樣迷糊地想著。剛剛還在想視野變得全白了,下一個瞬間就變暗了。視野被色填充了之後,就聽見了明明在背後的鋼管椅發出了喀嗒的聲音。
余村沒有自己是不是跪倒了的感覺。只是想著自己應該沒有跌倒在地板上。和聖誕夜那天一樣,既不是地板也不是柏油路,一種有點柔軟還很温暖的感觸接受了自己。
如果是這裡就沒問題了。
余村失去了意識。

待續
CATEGORY : 言ノ葉ノ花
COMMENT (0)  TRACKBACK (0)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青葉時雨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サリイ ( 写真素材:雨花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