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8

2009.11.01 *Sun
終於出來了8。
這一段很是耗了一會,因為學校裡家裡都有事。
而且自己…怎麼説呢,可能退歩了囧
有時一個很長的句子順不過來,怪事情。

C似乎回歸了。不知道她是否想把這翻譯接回去。
如果願意的話我就讓給她。沒關係。
畢竟只要你回來就好。

下一篇先跑去翻言葉日和,滿足貓群的民那w
……雖然早起H真是有夠嚇人的TVT嗷嗷余村桑乃怎麼能這麼萌(扭動

====================================
他的睡眠一直都很淺。
一旦夢見三年前的那個惡夢之後就一定無法很快醒來,所以他仿佛是下意識地自我妨礙著一般,絶對不會讓自己沉入太過深層的睡眠。
但是這天晚上,對於余村來説應該算是相當舒暢的一次睡眠了。
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了。迷迷糊糊地在睡眠的深淵里徘徊著的的余村突然感到有什麼柔軟的東西覆蓋在了自己的身上,於是緩慢地清醒了過來。
最初發覺到的是腦袋下奇怪的感覺。比枕頭要硬一點。也不能算睡的很舒服。馬上發現不是睡在自己的房間里之後,就開始想這裡是哪裡。身體里也有一種說不上舒服還是難受的,粘稠的熱度。
是酒精的熱量。
對了、今晚自己在他的家裡——
昏昏沉沉地睜開的眼皮依然很沉重。視界里有些暗。等看見陰暗處有一架似曾相識的家具之後,才確信自己是在長谷部家。本來只是結束工作后稍微喝喝酒而已。不知不覺中天色變暗了,自己還有被他勸説了「住下來就好了」的記憶。以及自己在那時回答他「我還是好好回去好了」的記憶也很清晰。
口頭上自己是客氣了好幾句,看起來最後還是醉倒了。
他瞬間變得機警起來。和平日睡眠一直很淺的自己相比今天真是無法想像的失態。逐漸感覺到情況棘手的余村一邊想著『真糟糕』一邊睜開雙眼後,嚇了一大跳。
在一直以為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客廳的陰暗之中,長谷部坐在那裡。像在照顧自己一樣坐在沙發邊上,看著自己。剛才感覺到的柔軟的觸感,估計是長谷部給自己蓋上的毛毯吧。
在從走廊漏進來的燈光下,長谷部的影子一直延伸到了余村的胸前。
視線相觸。不知道為什麼長谷部什麼話也沒說。余村還沒有完全清醒的頭腦中,有『聲音』悄悄潛了進來。
『余村先生』
和平時不同,像是暗暗地壓抑著什麼一樣的『聲音』。
『好想碰他』
朦朧的思維一下子就清晰了起來。余村嚇了一跳。因為有些青澀地不穩定地傾慕著自己的那個男人的『聲音』,鮮明地流露出了他對自己的慾望。
余村趕快用不太靈巧的動作支撐起了上身。
「長谷部君…那個、真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睡著了…」
「沒關係」
『好想碰他』
「…那個,現在幾點了?如果末班電車還有的話、我…我還是回去吧」
「應該已經沒有了。畢竟現在已經一點鐘了。請不用客氣,就在這兒住下吧」
『好想碰他、好想吻他』
「但、但是這怎麼可以呢,在、在剛來過一次的別人家裡留宿什麼的…」
「您不用想得太多。您要是還能坐起來的話,我現在就去給您到客房去準備被子…」
『好想碰他、好想吻他——好想抱他』
沒辦法忽視這些『聲音』。
像是被逼到極限了一樣,混雜的『聲音』。
心靈的聲音一般都是雜亂無章的。在連續的表示男人慾求的說話之間,還有可以分明判斷出他的慾望的『聲音』重疊上去。
余村有些害怕這種瘋狂的感情。
他也知道長谷部是個普通的男人。他用一種從平常有些禁欲感的印象中完全無法聯想到的強烈的慾望、在追求著可以醫治他的炙熱的身體。
雄性的本能所指向的,是同為雄性的自己。
「余村先生,您要怎麼做呢。坐得起…」
突然響起了啪的一聲乾澀的聲音。
「啊…」
過了一小會余村才反應過來,自己把長谷部碰到自己肩膀的手打落了。
長谷部呆呆地看向自己。
「對、對不起。我有些睡傻了…所以嚇了一跳…」
「…不、我不介意。那麼我現在就去給您準備被褥」
男人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一般轉了身。他的語言和聲音都表明他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余村不能遷就地認為自己沒有注意到。
長谷部被自己傷害了。除了被打落的手帶來的微痛、沮喪,還有——因為自己想要抱余村的衝動而覺得愧疚從而開始厭惡自己。
「長谷部君…」
他的背影非常的悲哀。余村無意識地向還穿著有點發藍的白襯衫的長谷部的背影伸出了手。
「余…村先生?」
男人因為驚訝而吸了一口氣。余村搖搖晃晃地從沙發上探出身去,像是想要站起來一樣觸碰到了男人的背部。
然後試著輕輕地抱住了他。
余村只是想要治療他所受的傷。就像是母親對孩子所做的一樣。但他卻沒法判斷兩個大男人這麼做是不是不太自然,或者他會知道長谷部心裡很痛苦這點是否本來就很奇怪。
長谷部慢慢地轉過身來了。
「…余村先生、出什麼事了嗎?是不是身體…」
視線相觸。在暗之中,長谷部的色雙眸感覺又更深了一層。他的表情沒有變化。余村突然有種想要窺視他的那片深處的想法。
臉逐漸地靠了過來。就像是想要吻自己一樣。正在這麼想時,余村感覺到唇上有了另一個人的温度。突然湊近的唇只是簡單地觸碰著自己。
雖然被親吻會有些慌亂,但這種接吻也有些太過安靜了。
如果沒有反應的話,就再來一次。要是沒有被拒絶的話,就再來一次。
無數次地、循環往復。
「啊…」
迫近的男人的身體拉住了自己。追過來的身體似乎是要將自己壓住一般,於是余村被迫將被靠在了沙發靠背上。男人用手捧住他的臉頰,像是把他當做了瞄準了的靶子一樣將唇重疊上去。
余村的腰滑落下來,頭靠在了有些低的沙發靠背上。
「…余村先生」
不可思議的是,余村心中並沒有拒絶這一選擇。
余村閉上了雙眼。
不再去看長谷部熾熱的視線,只用雙唇來感受對方。
只是將兩人的嘴唇輪廓輕觸重疊一般的接吻持續了很長時間。就像是想要將無論如何都想要緊挨著卻無法實現的某個部位好好地挨上一般,男人換了很多次角度,將自己的唇貼在余村唇上。

待續
CATEGORY : 言ノ葉ノ花
COMMENT (0)  TRACKBACK (0)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青葉時雨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サリイ ( 写真素材:雨花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