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言ノ葉ノ花 ]言語之花 part.7

2009.10.01 *Thu
好久不發這個了。

高三這段時間一旦有閑還是會慢慢地翻一點。
不過因為這一段原文稍微有些長所以還是花了不少時間;;;

>>長谷部這個男人真是太……怎麼説好呢
我以前都是喜歡余村多於長谷部,但是現在這天秤似乎要持平了。
説老實話,我真的超希望身邊有這樣的人。
雖然無茶ぶり類型的人我也很喜歡(畢竟容易熟悉+自己也差不多這種人)
但是在發現自己身邊一個朋友都沒有的時候還是希望能看到這種存在。
這一個月我接觸到很多本來沒渉及也沒打算去渉及的事情,總覺得很心累。
所有的事物似乎都在朝著我預想的方向反面前進。

……求求你們不要這樣。

>>スタスカ秋入手,一晚上速攻琥太的BEST END(你有病啊
大ちゃん進化したね!!! (笑
OPよくやった!這回這曲子(摸著良心)比前兩首美~(←SHOOT HIGH本命
或者是あるるかん這回作詞曲的時間比較充足?笑
琥太太萌了(悶絶死)為什麼酔っぱら是睡倒而不是酒瘋TAT
不過琥太還真是穿什麼都有一種色気(掩面跑走
如果宮地是那種適合破廉恥プレイ的受的話,琥太就是女王受吧(大笑)
不過就算知道了郁和琥太之間的關係,我還是覺得郁這年下攻做定了(喂喂

在琥太線末尾我(又像玩SUMMER時一樣)對郁發生了抱歉的情感……於是現在在跑郁線。
直獅這孩子雖然的確很可愛……但是對不起直獅,你只能排最後一個順位了TVT
(雖然我很想看那張夏組秋裝龍套CG……)(春組你們是不是只會吃醋啊?(怒))

>>2fアンコール(我的POINT)和薄櫻鬼(阿寶POINT)可以用5.00玩啦TATATATAT!!!
萬歳TATATATAT!!! …ってPSP身の側にいないし;;;
接下來就是10月的迷宮和明年春的コルダ3了嗎……ううう。

>>看國慶閱兵看到睡著…………………………

>>今年的テーマ不是月餅,而是紅豆大福。(←詭異?

余村隱約記得,小時候自己憧憬著能學會用指尖一點就使物體移動的魔法。
這是個誰都做過的、微不足道的小夢想。雖然不知道它會在什麼時候産生、又在什麼時候消失,但是沒有誰的指尖突然擁有這種能力這件事的確是事實。
余村突然看向了自己的指尖。
沒有什麼特色的男人的指尖。以男人的標準來説這指尖的確很纖細,但卻因此而不是很靈巧。像被弄亂了的絲線這種東西余村一定沒法熟練地解開,常會陷入長時間奮戰的困境。
喀噠。電車因為拐過彎而搖晃了一下,一下就恢復了。為了不讓放在脚邊的紙袋倒掉,坐在旁邊的男人一直伸出一隻手支撐著它。
袋子里裝著兩瓶酒。雖然是幾天前在酒屋里買的,但他對長谷部説是別人送給他的。
現在他正為了遵守和長谷部約好一塊喝酒的約定,朝長谷部的家進發。
現在是一月下旬。因為余村倒下而給長谷部添了麻煩的那件事情之後已經過了兩周。因為兩個人在明天的週一都有休息,所以工作之余一塊喝酒這種事挑今晚最好。
「還有一站就到了」
視線相觸。長谷部用著就像是引導客戸去看房子的房地産商一樣事業性的口吻説道。不過也因此知道長谷部心裡有多緊張。
如果現在用手指試著戳戳他的臉,會發生什麼事呢。還會像在醫院的等候室時那樣滿臉通紅嗎。
余村的指尖有這種能力。
這感覺真不可思議。雖然自己也不是沒有談過戀愛,但是這種自己一舉手一投足都會有相當影響力的感覺還真是前所未有。
下一站很快就到了,余村跟著長谷部下了電車。雖然路線相同,但方向是和余村家正相反的。
乘坐電車幾十分鐘後,從車站出發又徒歩走了十幾分鐘。終於到達的長谷部家,是一座在住宅區的角落里孤立地站著的樓房。
余村突然覺得有些不妙。如果長谷部是在老家和雙親一塊住的話、萬一喝醉了露出什麼醜態來就太失體統了。
「歡迎回來」
玄關門開了。在準備好了的余村面前出現的,出人意料地是一位年輕的女性。
「你好、是哥哥店裡的朋友對吧?快請進吧。我家哥哥一直以來給您添麻煩了。我是妹妹果奈」
這位妹妹的禮教十分的好。因為簡潔的眼部部份和長谷部非常地相像,一眼就能看出他們之間有血縁關係。她穿著橘色的毛衣和長到膝蓋的裙子,雖然簡潔但也是就算用來迎接客人也不會讓人奇怪的正式裝束。
果奈帶二人到了客廳。那裡也沒有長谷部雙親的身影。長谷部對覺得晚上九點就就寢有些太早了的余村,説了自己是和妹妹兩人一塊生活著的話。
聽説長谷部的雙親已經不在了時,余村驚訝了。聽完長谷部説他高中一年級時雙親因為意外事故而雙雙逝世的事情之後,他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好。
只有兩人的家族。雖然在便當上也多少有感覺到,看起來的確是相當要好的兄妹。
酒會在客廳的桌上開始,之後料理就開始逐漸地擺上桌子。一般來説只是哥哥的朋友來了家裡,不會連自製的下酒菜都預備好的吧。一般來説都會溜得遠遠的才對吧。
「哥哥還真是好久沒有帶朋友回家了啊」
一邊把小碗端出來的少女笑著這麼説道。
「吶、我記得是高中之後就沒有了對吧?」
「……是嗎?我記不清了」
雖然余村在被勸説之後在沙發上落座了,長谷部卻直接在地毯上坐下了。余村一邊慢慢喝著温熱的酒,一邊不自覺地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了。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還真是光榮啊」
「哥哥他完全不知道怎麼去玩啦。總是不停地工作……」
「果奈,多餘的話就別説了」
「什麼啦,我説的可是事實喔。又不是什麼壞話」
余村有些想笑。對比一下力量的話哥哥絶對不占優勢一般,少女毫不膽怯地接著説道。
「因為這個家是父母留給我們的,所以租金之類的花費也不是很多。但因此哥哥高中畢業之後馬上就出去工作,還讓我上了短期大學…」
「果奈,不要説這些沒趣的話」
「呵呵、我哥哥比較愛害羞」
「看起來沒錯呢」
果奈笑了,余村也一塊笑了起來。和平時一直板著臉的哥哥不同,妹妹相當地天真爛漫。
「余村先生請你慢慢享用喔。知道哥哥也有親近的朋友之後我還真是安心了。再這麼下去一旦我不在了的話都不知道哥哥會怎麼樣、害我都快擔心死了」
就像是有這種預定一樣的口氣,讓余村伸向小碗里食物的筷子停了下來。
「你要離開家嗎?」
「差不多吧、嗯」
她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看起來還有些高興。
少女又稍微接待了余村一會兒,然後像旅館的女招待一樣説了一句「請慢用」之後就上樓去了。
「是要結婚了嗎?」
「好像是的」
突然想到原因的余村這麼低聲嘀咕完,很快就得到了長谷部肯定的答案。
「還真早啊。明明還那麼年輕…你的心情也很複雜吧?」
「我嗎?為什麼會這麼想?」
「嘛、因為你看起來相當重視妹妹嘛,所以我想你會不會覺得不想這樣送給別人家的男人啊什麼的…」
「我的確是很重視她。所以、如果她能和自己喜歡的對象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話就最好了」
這男人真清高。好像一直都把自己的感情擺在次要的地方一樣。
余村沒有好好考慮就開口了。
「你不結婚嗎?」
這句話太拙劣了。要是只對同性有興趣的話,他也根本沒有餘地去考慮結婚什麼的事吧。
「是的、再説我也沒有對象啊」
「有點難以想像你的喜好啊」
慌忙説出的話成了墓穴。
只不過喝了一杯酒而已,就在糊塗了嗎。不負責任也要有個限度。要是趁著酒勁不小心把自己的事情説出來了怎麼辦。
突然暴漲的緊張感。在臉色變得有些發青、卻依然裝作平靜的余村身邊,長谷部停止了動作。
他像是在考慮著什麼一半盯著桌子上的一個點,然後將玻璃杯裡的酒一飲而盡。
「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喜好」
「誒…」
「大概是因為我很少喜歡過人吧」
「沒有…嗎?」
「突然一下父母都不在了、然後又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沒有暇去做戀愛那種事的。或者説連想都沒想過吧」
這麼説來只是交了朋友就滿足了這種長谷部沒有説過的話題,妹妹剛才有説過。
那麼長谷部這種給人第一印象甚至可以説是不適的冷靜感覺,還有微妙的過於認真的感覺也絶對是因為這個才被定型下來的吧。因為長谷部連輕浮待世的時間都沒有。這麼考慮的話,不知為何變得有些難受了。
「不過現在呢…妹妹也有了戀人,有一種肩上的負擔減少了的感覺吧。余村先生才是…還是單身對吧?」
話頭突然指向了自己。這回輪到余村開始發愁了。以在單身状態的自己為基點思考開去的話,就會想起那個下雪的聖誕節清晨來。
「啊啊…似乎是沒有縁分啊」
余村含糊其辭地回答。對於自己不太願意談及的話題,不論是誰都會自然地閉上嘴。加上長谷部本來就是沒什麼話的男人,二人間的對話一下就少了不少。
只有開著的電視機在熱鬧地大聲發聲著。要是不把注意力集中在電視節目的藝人的聲音上,余村覺得自己很可能會聽見長谷部的『聲音』。
當余村目不轉睛地盯著自己毫無興趣的綜藝節目時,長谷部開口了。
「我覺得…我應該是喜歡温柔的人的吧」
雖然壓低了聲音,卻是確實的語言。
余村看向自己身邊。男人也在看著自己。
明明沒有相互碰觸,他的臉頰和耳朵卻淡淡地發紅了。
「啊…那個、我再給您倒一杯吧。淡一點可以嗎?」
拿起了燒酒瓶子的長谷部的動作依然有種淡漠的感覺,但他的内心卻傳來了『聲音』。
『余村先生,在我家裡。好高興。簡直像在做夢』
連『聲音』都有些結結巴巴的。要是平常聽來,連夫妻都會覺得掃興的難為情卻直截了當的説話,逐漸鑽進了余村心的深處。
『就在我身邊』
擁有力量的不是自己的指尖。
而是自己的存在。
余村沒有因酒而醉,卻快要沉醉于長谷部的『聲音』中了。看來長谷部的存在也對自己有相當的影響力。
CATEGORY : 言ノ葉ノ花
COMMENT (0)  TRACKBACK (0)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Copyright © 青葉時雨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サリイ ( 写真素材:雨花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